亚洲中文字幕综合久久2020_国产免视频在线观看_无码人妻丝袜日韩精品

公司動(dòng)態(tài) Company dynamics

“領(lǐng)導力”和“當領(lǐng)導”不是一回事兒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18-07-27

很多人認為,“領(lǐng)導”一詞,作為名詞,說(shuō)的就是政府官員,或者是一個(gè)組織中層級居上者。它和政治、權力、職權似乎是一致的,而“領(lǐng)導力”也只能在這些被稱(chēng)作“領(lǐng)導”的人身上體現。這種理解相當多見(jiàn),實(shí)際上卻是一種誤解,對于我們培養人才也貽害頗多。

真正意義上的“領(lǐng)導”(to Lead),指的是領(lǐng)導行為、領(lǐng)導作用,而不是具體的角色,更不囿于一種層級的關(guān)系。

我們經(jīng)常把英文的“Leader”翻譯為“領(lǐng)袖”或“領(lǐng)導者”,把“Leadership”翻譯成“領(lǐng)導力”,并與機構、組織相關(guān)聯(lián)。其實(shí),由英文“Leadership”引出的領(lǐng)導力概念,是傳承了我國臺灣地區的譯法,通常將“-ship”后綴翻譯為“……的能力”(其實(shí)“……之道”更精準)?!癓eadership”這個(gè)抽象的概念很多時(shí)候不光是說(shuō)技能技巧,更是相當強調品性?xún)r(jià)值觀(guān)的內涵,在精神層面的影響與帶領(lǐng)——能夠促使眾人挑戰現狀、推動(dòng)變革。

而對于“領(lǐng)導力”,大家的誤解誤讀更是普遍存在。大約20年前,剛剛改革后的清華經(jīng)管學(xué)院MBA項目要求申請人提交三篇短文,其中一篇要求講述一個(gè)自己的領(lǐng)導力故事。很多申請者反映這個(gè)題目不適合自己,請求換題——原因是自己沒(méi)有當過(guò)單位的領(lǐng)導,沒(méi)法寫(xiě)有關(guān)領(lǐng)導力的故事。當時(shí)國內領(lǐng)導力的書(shū)籍、課程都極少,很多人對于領(lǐng)導力的概念也比較模糊;今天雖然貌似相關(guān)的課程培訓多起來(lái)了,但是望文生義的狹隘理解仍然大行其道,需要“祛魅”。

實(shí)際上,人人都可能是不同情境下的領(lǐng)導者,而“領(lǐng)導力”本身(或者“領(lǐng)導之道”)與職務(wù)并無(wú)必然關(guān)聯(lián)。即使一個(gè)人并不居要職高位,仍然可以作為一個(gè)領(lǐng)導者,發(fā)揮領(lǐng)導力,推動(dòng)變革與進(jìn)步?!冻领o領(lǐng)導》(巴達拉克著(zhù),楊斌譯,2003年第1版)一書(shū)中,曾列舉大量的例子,講述某些人雖然工作在基層或作為獨立個(gè)體,仍然可以像領(lǐng)導者一樣發(fā)揮作用、產(chǎn)生影響。

全球領(lǐng)導力不是要領(lǐng)導全球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清華大學(xué)蘇世民學(xué)者項目提出,要致力于培養未來(lái)全球領(lǐng)導者(Future Global Leaders)、發(fā)展全球領(lǐng)導力(Global Leadership)。這里引入了全球化(Global)的概念,其實(shí)具有某種限定意義:特指跨文化、跨民族和跨國界;而并不是說(shuō)這些人很厲害,都要當大官、要去領(lǐng)導全球。這些學(xué)者畢業(yè)后未來(lái)可能從事的工作林林總總——可以是學(xué)術(shù)性的,也可能是公共服務(wù)或商業(yè)領(lǐng)域。

全球領(lǐng)導力,描述的是他們在自己的崗位、事業(yè)和生涯中,有廣闊的全球認知與駕馭能力,對全球共同面臨的一些問(wèn)題很關(guān)心并有志于探索解決之道。

某種意義上,“全球領(lǐng)導力”只是“領(lǐng)導力”的一種。例如,某國內知名企業(yè)在收購海外某公司之后,企業(yè)管理層與對方人員溝通合作時(shí),就會(huì )明顯面臨全球領(lǐng)導力的挑戰問(wèn)題。而如果只是面對本鄉本土的員工,相對來(lái)說(shuō),全球領(lǐng)導力的問(wèn)題則不那么顯性、顯著(zhù),更多是普遍意義的領(lǐng)導力考驗。加上“全球”二字,是一種更針對性、更具體的刻畫(huà),而非強調是更高級更精深的本領(lǐng)。

而全球勝任力(Global Competence),是指個(gè)人在國際與多元文化環(huán)境中有效學(xué)習、工作和與人相處的能力。2016年發(fā)布的《清華大學(xué)全球戰略》,已經(jīng)把培養學(xué)生的全球勝任力作為清華重要的人才培養目標。

培養全球勝任力,需要在認知、人際與個(gè)人層面進(jìn)行多維度的學(xué)習與提升。與全球領(lǐng)導力相比,全球勝任力的概念更為寬泛,內涵更為豐富,甚至包含著(zhù)一定程度的全球領(lǐng)導力在里面,但并不存在高下之分。不可以說(shuō),清華的A院系提出培養學(xué)生的全球勝任力,B院系提出要培養全球領(lǐng)導力,那么A院系就比B院系厲害、高明;這種比較,頗為滑稽。

領(lǐng)導力是每一個(gè)人都要做的事

領(lǐng)導力是每一個(gè)人都要面對,也都能幫到所有人的事情(Leadership is everyone’s business)。在現實(shí)生活中,即使是一個(gè)小人物,都有機會(huì )發(fā)揮他的領(lǐng)導作用。比如,當幾個(gè)人同時(shí)被困在電梯里,其中一個(gè)人站出來(lái)激勵并組織其他人有效應對困境,他自然就成了這個(gè)時(shí)刻的領(lǐng)導者,并不需要哪個(gè)組織機構來(lái)任命他。在大學(xué)宿舍、社團組織包括家庭等許多情況中,這種領(lǐng)導力是十分必需的,因為大家不需要依賴(lài)一個(gè)權威或有頭銜的領(lǐng)導,卻很需要能夠發(fā)揮自己所具有的領(lǐng)導力或者領(lǐng)導潛力的人。

大學(xué)校園,其實(shí)是鍛煉提升領(lǐng)導力的絕佳場(chǎng)合,因為大學(xué)生活是平層結構,這里沒(méi)有走向職場(chǎng)后的很多頭銜、資源。要想做成點(diǎn)兒事兒,就經(jīng)常需要靠各式各樣的自覺(jué)或激發(fā)出來(lái)的領(lǐng)導力來(lái)實(shí)現突破。即便在嘗試中犯了錯,大家的包容度也比較高,所以大學(xué)階段真的可以把提升領(lǐng)導力作為一個(gè)重要的目標。清華在歷史上和當下都出了很多各行各業(yè)的“有為領(lǐng)導”(未見(jiàn)得是“有位領(lǐng)導”),不是因為清華早早就開(kāi)了好多領(lǐng)導力的課程,而是清華提倡“雙肩挑”,重視集體、各類(lèi)社團、和社會(huì )實(shí)踐,提供了培養領(lǐng)導力的極好土壤。不夸張地講,清華那些課程表之外的生活、實(shí)踐、挑戰,才是最生動(dòng)、最有效的領(lǐng)導力培養項目(Leadership Development Program)。

領(lǐng)導力并非四海通則而是充滿(mǎn)情境性

領(lǐng)導力與人強相關(guān),與社會(huì )、文化背景強相關(guān),與時(shí)代強相關(guān)。從這點(diǎn)說(shuō),領(lǐng)導力也好、全球領(lǐng)導力也罷,都需要重視情境性的影響。全球領(lǐng)導力,并非放之全球而皆準,而恰恰要重視領(lǐng)導方式的“全球在地化”(Glocalize),而不是“美國化”,更不是強國化。

國內的同學(xué),修習提升領(lǐng)導力,要與我國實(shí)際相結合,這并不是簡(jiǎn)單的事兒。某種意義上,即使只在國內,在地化的領(lǐng)導力也對不少人是個(gè)挑戰;你能夠勝任與學(xué)校里頭的人打交道了,但你是否善于做普通民眾、基層百姓的影響工作呢?要率領(lǐng)文化層次、價(jià)值取向與你或者“我們”長(cháng)期所處并習以為常的人群不同的“他們”,這需要很多帶有“全球領(lǐng)導力”色彩的本事。

情境性還要求領(lǐng)導力與變化的組織實(shí)踐結合。以往的領(lǐng)導力概念在大型組織中研究總結的多,在商業(yè)組織案例里梳理的多,但是在如今各類(lèi)組織實(shí)踐快速迭代的情況下,領(lǐng)導力在代際上的變遷、對于新組織形式的進(jìn)化,缺少提煉歸納,有些不接地氣。

做領(lǐng)導力研究,要重視兩個(gè)機遇與挑戰:一個(gè)是“高手在民間”——很多富含實(shí)踐智慧并被企業(yè)所接受給予許多咨詢(xún)指導的專(zhuān)家,都并非出自院?;蛘邔W(xué)術(shù)界;另一個(gè)是“英雄出少年”——很多行業(yè)的領(lǐng)導者都相當年輕,以創(chuàng )業(yè)者為代表的領(lǐng)導者群體更是沒(méi)有之前層級制組織的積習。

領(lǐng)導者和追隨者是動(dòng)態(tài)變化的

有領(lǐng)導者,就自然會(huì )有被領(lǐng)導者。由于大家都不愿意成為被領(lǐng)導者,因此對“培養領(lǐng)導者”的提法是否容易產(chǎn)生抵觸心理?在很多組織中都有十分優(yōu)秀的“二把手”、“B角”,他們默默無(wú)聞的支撐著(zhù)“一把手”,同時(shí)也具備很好的領(lǐng)導力。

有這樣一個(gè)實(shí)驗,一個(gè)人在沙灘上做一些奇怪的動(dòng)作,唯有第二個(gè)人跟著(zhù)效仿,后面才會(huì )有一大批人跟著(zhù)做這些動(dòng)作。如果沒(méi)有第二個(gè)人跟進(jìn),便無(wú)法成后來(lái)的氣候。這就說(shuō)明這第二個(gè)人的重要性。如果沒(méi)有這個(gè)追隨者,第一個(gè)先行者就變不成領(lǐng)導者,而可能始終就是孤單的一個(gè)人、先烈、怪咖。不只是第二個(gè)人,還有第三個(gè),以及更多追隨者都發(fā)揮著(zhù)重要的作用。

因此,很多情況下,人們其實(shí)是互為追隨者和領(lǐng)導者。一個(gè)普通的(甚至少言寡語(yǔ)的)組織成員(路人乙)也可能會(huì )對居上位者的決定產(chǎn)生影響,對整個(gè)組織產(chǎn)生關(guān)鍵性的作用,即使這個(gè)員工當時(shí)也許尚未意識到。所以要動(dòng)態(tài)地看待領(lǐng)導者和追隨者的關(guān)系。在不同的情境下,家庭中的不同成員都可能是家庭中的領(lǐng)導者,發(fā)揮著(zhù)他/她的那一份領(lǐng)導力,融合起來(lái),才有和睦可持續的家庭和社會(huì )。

清華大批優(yōu)秀的學(xué)生,經(jīng)過(guò)培養后有更大機會(huì )在不同的組織中發(fā)揮比眾人更大的作用,也該做出更大的貢獻。這個(gè)過(guò)程中,不能靠單qiang匹馬,而都要有較為充分的領(lǐng)導作用的發(fā)揮、領(lǐng)導才能的施展。作為中國人的清華大學(xué),作為走向全球頂尖之列的清華大學(xué),定位自己的人才培養目標為“面向未來(lái)培養肩負使命、追求卓越的領(lǐng)導者”,是恰當和適宜的。校友中涌現出思想家(思想領(lǐng)導者)、科學(xué)家(學(xué)術(shù)領(lǐng)導者)、政治家(公共領(lǐng)域的領(lǐng)導者)、企業(yè)家(工商領(lǐng)域的領(lǐng)導者)等各行各業(yè)通過(guò)“領(lǐng)導自身、領(lǐng)導團隊、領(lǐng)導組織”而推動(dòng)改變與進(jìn)步的清華人,是值得并可以期待的。

領(lǐng)導力不能只考慮有效性

翻開(kāi)領(lǐng)導力的教科書(shū),看看許多研究領(lǐng)導力的論文,會(huì )發(fā)現“有效性”是其中衡量領(lǐng)導力的最主要的一個(gè)指標,常常又以組織績(jì)效甚至是一些財務(wù)表現、業(yè)績(jì)數據作為代表,這里面埋著(zhù)一些隱患,很值得反思。多快好省地達到目的,能算是領(lǐng)導力的本質(zhì)嗎?有效性之外,是否遺漏、忽視了對于評價(jià)一個(gè)領(lǐng)導者而言十分重要的維度?

比如,道德維度。這不僅僅是指用來(lái)達到目的的手段是否經(jīng)得起道德思考與評價(jià),也還更看重領(lǐng)導者本身對于組織的道德氛圍產(chǎn)生的至關(guān)重要的作用。你可能會(huì )說(shuō)長(cháng)期看,這些道德因素也都能劃歸到經(jīng)濟體現上或者最終的組織績(jì)效上,但或許未必。也許道德維度本身該是第一性的,而不應該折算成效用尺度。以心去問(wèn)“輸了人心贏(yíng)了天下又如何”的領(lǐng)導者的煎熬,絕不是一種矯情。

比如,意義維度。改造外部世界,或者說(shuō)攻城掠地的疆域,是領(lǐng)導力的主流模型構建中的靶心;而探討靈魂的安適(soulful),在意對自我本心的關(guān)照拂拭,與幸福愉悅有關(guān)的體驗與狀態(tài),還遠沒(méi)有被發(fā)掘。從這個(gè)意義上來(lái)看,領(lǐng)導者是一個(gè)全人被切割為“職業(yè)人”這部分的單維度的角色;作為生活中的他,作為精神面的她,也是領(lǐng)導者的本體。

《卓越領(lǐng)導之道》書(shū)系的總序中曾說(shuō),領(lǐng)導者是一個(gè)或者是一些人,讓人更是人,讓組織更向上,讓社會(huì )更向前,讓這些變化更有機地發(fā)生。所以不用“有效”,那太像是把領(lǐng)導力作為一種工具;更愿意用“卓越”,因為卓越更多元多樣,而不像炫目浩蕩的功績(jì)那么狹隘。


版權所有:重慶市眾業(yè)人力資源  備案號:渝ICP備15011592號-1